每一处缓坡

2021-01-27 04:32

张勇告诉记者,巴尔鲁克山自然保护区的生物区系上具有伊朗-吐兰(哈萨克斯坦)过渡到准噶尔区系、西伯利亚-阿尔泰山过渡到中亚-天山区系的过渡性,是观测和研究中亚环境变化的最理想的、缩小的天然实验室;这里是新疆典型的干旱地区山地森林生态系统和孑遗物种野巴旦杏保护类型的典型代表地。

为了更好地建设保护巴尔鲁克山这块绿色资源宝库,从1980年起,自治区就成立了野巴旦杏自然保护区管理所,2005年更名为巴尔鲁克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配备工作人员19名、明确了土地所有权和管理权,并开展了多项保护基础设施建设,区内自然生态系统功能明显增强,生物多样性指数不断提高,周边群众生态保护意识逐步加强,自然保护区已开始成为当地自然资源保护、生态理念宣传和科学研究监测的基地。

2009年,塔城地区邀请了新疆大学专家对区内动植物资源与森林植被进行了科学考察,对动植物物种、区系地理成分、植被类型进行调查研究,建立了较为完整的区内野生植物标本和照片样本材料,先后编制完成了综合科学考察报告、《巴尔鲁克山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

那里生长着欧洲荚莓、雪岭云杉、天山樱桃、野巴旦杏、野苹果、野蔷薇、贝母、块根芍药、阿魏……总共1244种野生植物,其中濒危珍稀植物有65种。

“关爱野生动植物就是关爱人类自己。它们的生活环境好了,就会呼朋唤友,聚集而来,生物多样性越来越好,人类生存的家园也就越好。”张勇说。

据了解,目前自然保护区建设与生态文明的要求还存在明显差距,主要表现在自然保护区空间结构不尽合理、开发建设对自然保护区的压力日益增加、监管不力导致自然保护区人类活动干扰明显。

每年夏季,那座山绽放美丽,每一片花瓣每一片叶子上都写着一个名字——巴尔鲁克。

2012年,经自治区人民政府同意,正式推荐巴尔鲁克山自然保护区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4年国务院正式批准公布。

专家表示,巴尔鲁克山保护区的升格必将使她成为当地植物物种基因库、西北生态屏障和野生动物栖息的乐园。

可以肯定,提高保护区级别,合理规范的建设管理,对维护区域生物多样性,促进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优化区域生态系统将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但是,考虑到新疆生态环境脆弱、自然修复能力差的现实,生态文明建设依然任重道远。

巴尔鲁克山自然保护区晋升国家级的消息传来,张勇非常激动。作为塔城地区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办公室主任,他熟悉那里的每一座山头,每一处缓坡,“那是野生动植物的天堂。”

保护区是新疆雪岭云杉分布的最北界线,主要保护对象是以雪岭云杉、新疆野苹果林、野巴旦杏生态系统为主的森林生态系统;雪豹、北山羊等重点保护动物;新疆野苹果、新疆郁金香等种质资源。

2014年12月23日的一则消息,让她再次声名鹊起——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公布内蒙古毕拉河等21处新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单的通知》,巴尔鲁克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名列其中。至此,新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达到11个。

自治区林业厅自然保护区和湿地管理办公室负责人杜农说,巴尔鲁克山升级除获得国家层面的资金支持外,也意味着对它的保护将更加严格。“这些保护区的建立,对于优化全国自然保护区空间布局、提高生物多样性整体保护效果、构建国家生态安全战略格局、履行国际公约具有重大意义。”

尽管巴尔鲁克山的动植物,都有自己的“江湖”。但遗憾的是,人类常常闯入它们的江湖,干扰了它们的休憩。张勇说,这些年,巴尔鲁克山遭遇人类侵扰,生态也让人担忧。

巴尔鲁克山就像其名字的寓意:美丽,富饶,无所不有。她不仅融合了天山的险峻高贵和阿尔泰山的挺拔温柔,还以其神秘色彩而独具风韵。

“尤其新疆野巴旦杏林,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野生珍稀植物资源,属第三纪新生代孑遗的物种,在世界上被称为植物‘活化石’。”张勇说。

巴尔鲁克山自然保护区位于塔城地区裕民县和托里县境内,前身是1980年经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的“新疆野巴旦杏林自然保护区”,总面积为1832公顷,是新疆建立的首批自然保护区之一。

那里的天空中飞翔着149种鸟类,山野间奔跑着59种野生动物,其中雪豹、北山羊、金雕、大鸨是国家i级重点保护动物;棕熊、鹅喉羚、马鹿、雪兔、黑琴鸡等44种动物是国家ⅱ级重点保护动物。另外,保护区内还有昆虫585种。

2005年1月,巴尔鲁克山林场部分范围也纳入到保护区内,并更名为“新疆巴尔鲁克山自然保护区”。更名后的保护区总面积11.51万公顷,由东西两个区块组成:西区块是野巴旦杏保护区,面积占保护区总面积的1.6%;东区块是巴尔鲁克山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