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各不相同

2021-01-03 17:28

不过,大部分“一刀未动”的省市,尚未对5个加分项目3年内如何处置作出明确表态。

《意见》对此连用了两个“大幅”:“大幅减少地方性加分项目。2015年1月1日起,取消地方性体育、艺术、科技、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等加分项目”,并且,“各省(区、市)要进一步大幅减少其他地方性高考加分项目”。

这种差异化的谨慎处理,或与某些省市体育、科技竞赛参与人数较多有关。以加分人数占比较多的北京为例,该市体育特长生加分有424人,奥赛、科技竞赛加分99人。相比之下,省级优秀学生、思想品德两类加分合计仅3人。

类似情形的还有浙江省。浙江省人大通过的《浙江省景宁畲族自治县自治条例》规定,“自治县考生享有降分录取照顾”,因此,非少数民族考生只要户籍在该县且在当地完整完成高中阶段教育,也可以获得3分的加分。不过,加分只适用于报考浙江省内高校。

一些省市已计划清理这部分加分项目。今年,重庆在“报考市属院校的三峡库区搬迁移民考生”、“报考市属院校的农村独生女”两个项目后,均注明“2017年取消此项政策”。而这两部分的加分考生达1.84万人,占该市加分人数的42.8%。

对于地方性加分项目的庞大,2010年之前,曾有媒体如此概括:“教育部的加分规定只有14种,全国各省(区、市)却有近两百种。”

与地方社会管理有关的加分项目,对象各不相同。例如,河北、湖北、广西、海南、云南、青海、新疆、贵州等8省市均规定,农村户口的独生子女可加分,分值多为10分以上。这是最普遍的加分项目之一。

浙江也提出,少数民族自治县、民族乡(镇)、民族村以外的少数民族考生保留加分政策到2016年,加分值为5分,只适用于本省所属高校在本省招生。2017年起取消这一政策。

风向标式的文件是2014年12月《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这份由教育部、国家民委、公安部、国家体育总局、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联合出台的文件,力度前所未有,预示着高考加分将迎来更大瘦身。

时隔五年,《中国青年报》再次查阅了港澳台之外的31个省(区、市)的高招规定、公开的加分考生名单及百所重点大学的招生简章,并基于分析的基础上采访了长期关注高考加分领域的教育学者。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教育部关于高考瘦身的有关规定,是一个共同的原则,但各省本身还有一个历史因素,“要考虑到已经获得加分的考生,所以有些地方一方面执行国家的政策,另一方面也要保持政策的延续性”。

云南的这一做法流露出大部分省市的共性。统计发现,共23个省市今年还保留着“体育特长生”加分,这是被保留最多的加分项目。此外,有22个省市保留“科技类竞赛”、21个省市保留“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而保留“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两项加分的省市最少,分别为16个、18个。

他说,一方面,针对艺术特长、体育特长等奖励性加分项目,容易出现造假,破坏高考公平;另一方面,学科竞赛类加分使很多人为获得加分而参加特长培训班,“这实际上是增加了学生的负担而不是真正鼓励学生的全面发展”。

一些地方性加分项目的取消,还需完成其他法律程序。例如,河北省在文件中提出,“侨眷高知子女,不再具备高考加分资格”。但是,因此项加分为该省人大立法,要待相关法律程序办理后执行。

安徽则在公开文件中建议,原科技类竞赛的获得者,“考生的相关科研特长和创新潜质可作为自主招生试点高校优先给予初审通过的条件”。

近年来,边疆、山区、牧区、少数民族聚居地区以外的少数民族考生是否可享受加分,引起了社会探讨。对此,已有省市开始尝试。

上海今年规定,从2017年起,少数民族加分对象将调整为高中阶段从边疆、山区、牧区、少数民族聚集地区转学到本市的少数民族考生。

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其余“一刀未动”的14个省市,已经全部按照新政要求,将2015年1月1日前获得的全国性加分项目的分值限定在5分。此前,其分值在10~20分不等。

至于体育、科技、各类先进表彰及其他的地方性加分项目,同样有削弱之势。福建已规定,2018年1月1日起,取消见义勇为、劳模两个加分项目。

根据新一轮瘦身政策,5个持续近30年的全国性加分项目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并且,已有17个省市对它们动刀了。

今年的调研发现,在统计样本范围内,高考加分人数占报考人数比例相较5年前小幅下降0.21%;各省市加分人数占比差距较大,占比最多的省份,其考生获得加分几率是最小的110倍;加分人数集中在少数省市,尤其是重庆、河北;四成地方性加分项目为社会管理的手段,地方性加分项目清理空间较大;加分公示制度有待更加规范。

这5个项目是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及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的考生。它们在1986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暂行条例》中被确定,此后成为加分项目的雏形,沿用至今。

记者注意到,一些已取消的全国性加分项目转变为“优先录取”。按照黑龙江省的规定,具有原全国性加分项目的情形,“统考成绩总分达到院校投档分数线,学校可优先录取”。

这一数据目前有所下降。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发现,2015年,31个省(区、市)的地方性加分项目合计68个。其中,江西、广东、甘肃等6省已彻底取消了地方性加分项目。

另一类加分项目涉及对特殊群体的扶持,主要包括边疆、少数民族、侨眷等。《意见》肯定,要规范和完善确有必要保留的地方性加分项目,探索完善边疆民族特困地区加分政策。

某些省市正试图实现这5个加分项目“从有到无”的平稳过渡。内蒙古的方法是约定保留3年,即“加分项目仅保留至2017年,2018年起全部取消”。山西则将加分分值逐年下调,符合相关资格的考生,2015年加5分,2016年加4分,2017年加3分。

其中,6个省区彻底取消了5个加分项目,它们是:辽宁、河南、湖北、广东、陕西、青海。云南紧随其后,只保留了体育特长生的加分。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规定,地方性加分项目原则上只适用于本省(区、市)所属高校在本省(区、市)招生。但统计发现,共40个地方性加分项目在报考省外高校同样适用,其中扶持类18个、社会管理类14个。

然而,这一政策在各省市执行不一,分值有高有低,加分项目或增或减。“二级运动员”造假、“三模三电”加分造假等频频曝光的事件,更损害了高考加分的公信力。

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发现,31个省(区、市)中已有17个对这些项目动刀。也就是说,即使这些省市的考生在2015年1月1日之前获得相关项目的资格,也无法加分。

长期以来,高考加分政策因造假事件迭出、过分集中于某些地区或项目而备受争议,舆论对改革呼吁已久。2010年,《中国青年报》曾梳理31个省(区、市)当年高考公开的所有加分相关资料。(详见本报2010年7月28日《高考加分乱象透视》)

“要看过程是怎么样的,有没有公开透明,有没有专业的评价是最关键的。”中央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过去,在大的环境下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有的加分项目取消。

可以预见的是,在5个全国性加分项目彻底寿终正寝之后,各自为政的地方性加分项目将成为下一步规范、治理的重点。目前,已有省市开始自发清理。

熊丙奇认为,高考加分政策实施多年来,出现严重的异化,并没有起到鼓励学生个性和兴趣发展的作用,反而演变为“加分腐败”和“加分教育”,今年全国范围再次“清理”高考加分项目主要也是出于这两方面考虑。

2014年12月出台的《意见》承认,体育、艺术等特长加分是“群众反映最强烈、矛盾最集中的”加分项目,并表示要“取消部分全国性加分项目”,“保留和完善部分全国性加分项目”。

《意见》要求,2015年1月1日之后取得的前述5个项目,不再加分;之前已在高中阶段取得相关资格的考生,是否具有加分资格,由生源所在地省级高校招生委员会决定。

2010年,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发现,高考加分呈现出“三集中”特征,即向区域内的相对发达地区或中心城市、少数中学、个别项目集中。统计还发现,照顾性加分因有弄虚作假和腐败通道,而在个别地区的统计上有些异常。(详见本报2010年7月28日《高考加分呈现“三集中”》)

海南、重庆同样如此。海南的体育特长生、奥赛、科技竞赛加分人数为69人,重庆为49人,两省市均无优秀学生、思想品德两类加分的学生。

记者注意到,前述68个地方性加分项目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类与地方社会管理有关,共26项;数量次之的加分项目涉及对特殊群体的扶持,共25项;最少的则是体育、科技、各类先进表彰及其他,合计17项。

5个风行高考30年的全国性加分项目,自2015年起即将寿终正寝。另有5个地方性加分项目,也将在2015年之后划上句号。

其他的加分对象,还包括黑龙江的“省级(含)以上优秀专家和获得博士学位人员的子女”,内蒙古的“因公感染‘非典’死亡或持有‘非典’伤残证人员子女”,贵州的符合某些地域条件、工作时限的干部子女等。

这6省大部分也是加分人数占报考人数比例较小的地区。其中江西最典型,其加分人数绝对值、占比均列排行榜末尾。广东报考人数75.4万人,加分人数仅0.25万人,占比0.33%。

事实上,新政之前,一些省市已尝试取消部分全国性加分项目。例如,陕西2010年之前已取消二级运动员加分,云南2010年也在全国范围内较早取消了奥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