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显是水流过后的印迹

2021-01-04 03:46

发生漏污水的地方,隔着一条河,对岸就是化工区。这些水是从哪个化工企业排出的,他就不知道了。这位村民说,污水把河里的小鱼都毒死了。他养的鸭子吃了河里被毒死的小鱼,被毒死了5只。有人赔了他500元钱。

一位村民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去年12月间的一个夜晚,大约8点多钟正在屋里看电视的他,突然闻到很强的刺鼻味道,打着手电出来一看,原来地里一个管道在向外排放污水。水哗哗地流,味道很大。污水顺着附近的河道流走了。

当地农民发现了污水泄漏地

这是陈华一个月里第三次“拿获”的偷排证据。

就在挖出暗管的附近,是一大片绿色的芦苇地。中间一块将近五六亩的土地上,却没有芦苇生长。地面上一片焚烧过的黑色遗迹。边上的一片地面还留有暗红色的印迹,明显是水流过后的印迹,离近了还能闻到刺鼻的气味。

明渠暗管偷排污水

暗管被挖出,陈华推断那些利用暗管排污的企业,会转而向明渠排污。

他记得当时埋管道的人留有一个电话。他马上打电话跟他们说,你们埋的管道正在漏水。那些人很快赶来,查看后把阀门关了,水才不漏了。

4月23日,当地海洋渔业执法部门在海边挖出多根暗管。暗管一直通到海边,化工企业的污水可以从暗管直接排入大海。陈华告知执法部门,附近还有暗管。果然在往南边的地下,又挖出了四根排污暗管。这些暗管通到泄洪渠。污水排出后经明渠通过闸口进入大海。

此前有人告诉陈华,大约是4月13日夜间,有化工企业在靠近海边的一处荒地里,偷偷倒了化工废物。赶到现场他看见化工固废一堆堆地堆在荒地里,明显是汽车拉到这里后倾倒,还没来得及掩埋,一共有十几堆,大约60吨左右。

4月27日,蒙蒙细雨笼罩着燕尾港镇。这里是距连云港市大约80公里、位置最靠东边的一个临海小镇。

从这个闸口再向北约两公里左右,是另一个更大的闸口。废水在这里变得有些发黄,近距离还可以闻到刺鼻的气味。废水从闸口涌出后,直接进入了黄海。

2005年3月,连云港市灌云县临港产业园区开始在这里筹建。123家化工企业先后进驻园区。慢慢地,镇上人感受到,化工污染正一点点地侵扰他们的日常生活。

27日清晨,开车途经镇上一处泄洪渠闸口时,陈华看到在明渠的水面上,漂浮着暗红色的污水。他断定这是沿渠多家化工企业偷排的废水。

当地官员则称,污染旧账要一点点地还,这需要一个过程,时下已开始对水、气、固废等化工污染进行治理。一位环保官员表态:“再给我半年时间。”

一个景象让人颇为惊异。就在发现暗管附近,河岸边的许多树都枯萎了,一片叶子也没有。有的树皮也剥落了。一位农民总觉得附近农家养的牛,眼神发呆。

当地环保官员与记者几乎前后脚赶到现场。让人犯难的是,要查清废水从哪家企业排出,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镇上的居民更希望干脆将化工企业搬走,至少他们也应该得到污染补偿。不过言谈中,他们流露出的多是无奈和失望。

这天上午,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暗红色污水,正在镇上一条泄洪渠里,由南向北流淌。经过两个闸口后,注入黄海。这让陈华再次抓住了当地化工企业偷排废水的铁证,也验证了他两天前,有企业会利用雨天偷排废水的推断。